新浪三分彩计划在线欢迎您的到來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色經典《星火燎原》薦讀丨秋收起義與我軍初創時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作者:羅榮桓責任編輯:馬嘉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9-24 12:0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星火燎原》是毛澤東題寫書名,朱德作序,無數革命前輩用鮮血和生命寫就的紅色經典,是“紅寶石砌成的萬里長城”,生動再現了壯懷激烈、驚天動地的革命故事,承載著我黨我軍的基因血脈,蘊含著偉大的革命精神。這些偉大革命精神,跨越時空、永不過時,是砥礪我們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的不竭精神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,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組織編輯了《星火燎原》精選本圖書,中國軍網將陸續刊發其中的精彩章節,敬請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收起義與我軍初創時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榮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,中共中央召開緊急會議(八七會議),決定進行土地革命和武裝斗爭。9月,毛澤東領導湘贛邊界秋收起義。起義受挫后,毛澤東率領起義部隊沿羅霄山脈南下,向井岡山進軍,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。在此期間,進行了創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型人民軍隊的艱辛探索。本文詳細介紹了人民軍隊初創時期政治建設的基本情況,特別是三灣改編、“三大紀律六項注意”等重要舉措,全面總結了當時軍隊政治工作的寶貴經驗,充分證明了沒有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,就不可能創建新型人民軍隊,就不可能使中國革命走上正確的道路。正如文中所言:“黨始終是軍隊的領導者、組織者和鼓舞者,沒有黨的領導,就沒有革命的軍隊。離開了黨,一切都要失敗?!?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敗以后,中國共產黨獨立地領導人民,向反革命進行了武裝斗爭。南昌起義就是黨在這危急關頭,以武裝起義來挽救革命失敗的嘗試。這個起義向全國人民樹立了一面鮮明的武裝斗爭的旗幟。接著“八七”黨中央召開緊急會議,堅決地糾正了陳獨秀的右傾投降主義,決定進行土地革命和武裝斗爭,號召各地農民進行秋收起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南方的湖南、湖北、廣東、江西等省,在大革命的高潮中,農民運動蓬勃發展,農民們普遍要求進行土地革命,有些地區甚至發生了農民自動沒收地主土地的斗爭。這種聲勢浩大的農民運動,不僅嚇壞了國民黨反動派,也使陳獨秀機會主義分子們感到害怕。繼蔣介石在上海一手制造的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變以后,長沙的“馬日事變”,是反動派向湖南工農群眾殺來的第一刀。接著,七月十五日,武漢的國民黨也與共產黨決裂而叛變革命。黨為了挽救革命,粉碎反動派的進攻,決定首先在這些有著雄厚、廣大的農民運動基礎的省份,發動秋收起義,并且派毛澤東同志到湖南去領導當地的起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黨一開始就是起義的領導者和組織者。它不但向人民指出了繼續革命斗爭的必要,而且積極地領導人民行動起來。這是秋收起義能夠迅速發動的根本原因。同時,未趕上南昌起義行動的一部分部隊,退入了農村,與各地農民武裝起義結合起來,成為起義中的軍事骨干,并使秋收起義的武裝迅速地形成了具有一定戰斗能力的軍隊。應該特別提到秋收起義中主要的一支部隊,這就是毛澤東同志在湘、鄂、贛三省邊境收集起來的部隊。原武昌國民政府警衛團是這支部隊的骨干,其余的就是平江、瀏陽的農民義勇軍,萍鄉的工人自衛隊,通城、崇陽的農民自衛軍,以及醴陵的起義農民。警衛團開始以江西省防軍暫編第一師的名義,駐扎在修水縣城。這支部隊中,雖然有不少黨員,但并沒有形成堅強的組織領導,也沒有明確的行動綱領。軍事指揮員大部分是黃埔軍校的學生,他們都是知識分子,沒有經過更多實際戰爭的鍛煉,指揮能力較弱,舊的一套帶兵方法,妨礙著上下一致、官兵一致。由于上述原因,這支部隊的戰斗力并不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收起義開始于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,在“第三次攻打長沙”的口號下,一團從修水出發,取道長壽街,進攻平江;三團由銅鼓取道東門市,企圖在瀏陽與北上的二團會合,圍攻長沙。起義發動后,收編的邱國軒部突然叛變。毫無防范的一團二營,在長壽街受到該部的襲擊,全被打垮。三團在東門市受到優勢敵人的伏擊,傷亡較大。二團占領瀏陽城后,也被敵人包圍,在突圍戰斗中損失殆盡。在當時敵強我弱的形勢下,進攻長沙,顯然是一種軍事上的冒險行動,加之沒有廣泛地爭取群眾的配合和戰術上的分兵,致使起義的部隊遭受嚴重挫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毛澤東同志在文家市收集了余部,決定向羅霄山脈中段的井岡山進軍,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。這是一個偉大的戰略進軍,部隊從此踏上了毛澤東同志所指出的正確的道路。南進途中,在蘆溪又受到敵人的伏擊,部隊一共剩下不到一千人,到達江西永新縣境的三灣,便立刻進行整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是整頓組織,一個師縮編成一個團,改稱為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,實際上只有兩個營七個連。整編后,干部多余了。這些干部,大多是投筆從戎的知識分子,其中有些人在這一連串的挫折面前,在這危險、艱苦的斗爭面前,驚慌失措、灰心動搖起來,少數人已經不告而別了。如果不迅速地處理他們,勢必會動搖軍心。毛澤東同志采取了堅決的措施,根據自愿,要留則留,要走的就發給五塊錢路費,疏散到農村去。整頓后留下來的是經過戰斗和艱苦生活考驗的堅定的革命者,人雖少,卻精悍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著,毛澤東同志開始在部隊中建立黨的各級組織,班有小組,連有支部,營團建立黨委,在連以上各級設置了黨代表,并且成立了黨的“前敵委員會”,毛澤東同志擔任書記。于是,這支部隊便開始完全處在黨的絕對領導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掃清舊軍隊的一切不良制度和習氣,毛澤東同志果斷地采取了許多革命的措施。例如,士兵委員會就是這時候產生的。為了反對舊軍隊的一套帶兵方法,實現政治上的官兵平等,建立新式的帶兵方法,這就需要進行民主改革。士兵委員會就是實現民主的一個組織形式。那時,士兵委員會有很大的權力,軍官要受士兵委員會的監督,做錯了事,要受士兵委員會的批評,甚至制裁。表面看來,這樣做似乎是會鼓勵極端民主化和平均主義的思想,但當時的主要問題是必須堅決反掉舊軍隊的一套帶兵方法,奠定新型的官兵關系—階級的團結。部隊的實際情況是民主不夠,而不是什么極端民主化和平均主義的問題。因此,只有這樣做,才能更徹底更有效地肅清軍閥殘余。有了民主,才能提高群眾覺悟,才能建立鞏固的集中。農民的極端民主化和平均主義思想是容易克服的。記得起初甚至沒收地主的一個雞蛋,也要由士兵委員會來平分。后來由于干部處處以身作則,作風民主,士兵受到感動,他們從實踐中也知道了無法絕對平均,覺得那樣做沒有什么好處,便逐漸改變過來,在自覺的基礎上愛護干部、聽從指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善官兵關系的措施,貫徹到各個方面,也表現在物質待遇的變化上。秋收起義以前,軍官每頓飯都是四菜一湯,和士兵的待遇懸殊很大。三灣改編以后,因為斗爭很艱苦,那時最需要的是官兵艱苦與共,因而待遇改成完全一致,干部和士兵吃一樣的飯菜,穿一樣的衣服,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改革。它更加密切了官兵關系,對干部的考驗和改造也起了積極的作用。當然,今天的條件已經不同,因而官兵之間、上下級之間的生活待遇上,有某些差別,在目前還是合理的,也是必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進到達寧岡古城后,毛澤東同志召集了“古城會議”,總結了秋收起義的經驗教訓,派人與中央及省委聯系,并繼續整頓部隊內部。這時,由于地方黨組織的幫助,還建立了一個后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灣改編,實際上是我軍的新生,正是從這時開始,確立了黨對軍隊的領導。當時,如果不是毛澤東同志英明地解決了這個根本性的問題,那么,這支部隊便不會有政治靈魂,不會有明確的行動綱領,舊式軍隊的習氣,農民的自由散漫作風,都不可能得到改造,其結果即使不被強大的敵人消滅,也會變成流寇。當然,三灣改編只是開始奠定了新型的革命軍隊的基礎,政治上、思想上的徹底改造,還需一個長期斗爭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年十月初,毛澤東同志帶領部隊向遂川方向展開游擊活動。那時,天氣已經逐漸寒冷,戰士們還是穿著破爛的單衣,給養十分困難,并且也沒有休整的機會??墒怯捎邳h在部隊中進行了艱苦的思想政治工作,戰士們情緒始終高漲,在極度疲勞的行軍以后,還去四處張貼布告,向老百姓宣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解決部隊的冬衣和給養,我們進駐到遂川城西的大汾鎮。剛駐下不久,就遭到挨戶團的突然襲擊。部隊因毫無準備,倉促應戰,只好分散撤退。當時四連有兩個排,隨著毛澤東同志跑到黃坳,便停下來收集失散人員,并擔負掩護一營集結的任務。這時,三營向湖南桂東方向撤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連一共剩下三十多個人,稀稀落落地散坐在地上。要煮飯吃,炊事擔子也跑丟了,肚子餓了,只好向老百姓家里找一點剩飯和泡菜辣椒。沒有碗筷,毛澤東同志和大家一起,伸手就從飯籮里抓著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大家吃飽了,毛澤東同志站起來,朝中間空地邁了幾步,雙足并攏,身體筆挺,精神抖擻地對大家說:“現在來站隊!我站第一名,請曾連長喊口令!”他的堅強、鎮定的精神,立刻強有力地感染了戰士們。他們一個個都抬起頭來,鼓起戰斗的勇氣,充滿信心,提著槍就站起隊來,向著他那高大的身軀看齊。接著一營就趕上了,隊伍向井岡山進發。三營撤退到桂東一帶活動,一個月后,在我們從茶陵退出時,也終于會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隊開到井岡山,立即遵照毛澤東同志的指示,開始進行土地改革,爭取創造羅霄山脈中段政權。由于革命發展不平衡,在革命的低潮時期,革命力量總退卻的時期,我們卻在反革命統治力量較薄弱的贛、湘兩省邊境的井岡山農村展開了游擊戰,打倒土豪,分配土地,建立小塊根據地。這樣,在農村的進攻,也掩護了城市的退卻,后來有許多黨的干部,被送到游擊根據地來,送到武裝部隊中來。向井岡山進軍,建立和發展農村根據地,是實現以農村包圍城市、從而奪取城市的戰略任務的偉大開端。當然,要徹底完成這個戰略任務,還需要進行長期的艱巨的斗爭。因為當時我們控制的還只是些零星的農村陣地,還不鞏固,也不連貫,遠不能形成對城市的包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軍隊是戰斗隊又是工作隊的口號,就是在這時候提出來的。這句口號具體地體現了革命軍隊是進行政治斗爭的武裝集團,軍事活動與政治工作的密切結合、互相作用的關系;也說明了只有在實際的尖銳的階級斗爭中,才能提高部隊的軍事、政治素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,部隊一方面實行武裝割據,進則打擊敵人,退則周旋隱蔽,避免打無把握的仗,等待時機,準備下一次打擊反革命分子。每到達一地,每打完一仗,都要以班、組為單位,分散到各村去發動群眾,打土豪,分田地,建立農會。寧岡、永新、遂川、茶陵、泰和一帶,都是這樣地逐步建立了紅色政權,成了革命根據地。這樣,不但把革命的紅旗牢固地插在湘贛邊界,成了蔣介石反革命統治的最大威脅,全國人民的最大希望;同時進一步密切了軍民關系,教育、鍛煉了部隊。打茶陵回井岡山后,毛澤東同志親手制定了“三大紀律六項注意”(后改為八項注意),將革命軍人如何對待人民群眾,用最具體、最簡要的語言固定下來。多少年來,它一直指導著每一個指戰員的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隊內部繼續進行著民主改革。各級黨的組織、黨代表制肯定下來了;各級政治部也成立了;士兵委員會更普遍建立,并起著積極的作用。官兵真正做到同甘共苦。當時連的主要干部都有馬,但誰都不騎,打仗時用來馱傷兵,平時用來馱病號。部隊的改造需要經過長期的斗爭。這是因為舊軍隊的一切壞習氣、壞作風,還不斷通過補充的俘虜兵反映出來。同時源源而來的參軍農民,也帶來了自由散漫、保守落后的東西。因此,經常要和這種侵襲作斗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這種經常的、深刻的內部和外部的斗爭,部隊真正達到了“軍民一致、官兵一致”,政治情緒高漲,極少有開小差的事例。還記得這樣一個故事。毛澤東同志曾帶領三十一團的三營,下山去接應二十八團由湘南返回井岡山。夜間通過桂東地區,遭到敵人襲擊,部隊當時被打散了,大家很著急。但第二天清晨一集合,只少了一個擔架兵。誰知當部隊回到井岡山上時,這個擔架兵早已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收起義是中國革命歷史中的一個轉折點,它開辟了中國革命前進的道路,這就是向農村進軍,依靠農村建立革命根據地,借此積蓄和發展革命力量,逐漸包圍城市并最后奪取城市的唯一正確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毛澤東同志最先從行動中正確地解決了依靠農村、堅持長期游擊戰爭的革命戰略問題。毛澤東同志主張把武裝斗爭、土地革命、建立根據地三者緊密結合起來。在武裝的支持下,進行土地革命,這就使廣大農民群眾更容易發動;沒有武裝,便不能進行有效的土地革命。但是,假如武裝不和土地革命結合,不是以土地革命為武裝斗爭的內容,那么有了武裝也會陷于失敗。同時,武裝斗爭、土地革命,如果不和建設根據地結合起來,土地革命的成果便不能鞏固,武裝便不能在群眾中生根立足,容易受到敵人的打擊而失敗。革命武裝、土地革命、革命根據地,這三者的結合,就是當時毛澤東同志革命戰略思想的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革命軍隊的建設方面,秋收起義的部隊,在毛澤東同志的親自培育下,也創立了無數寶貴的經驗。例如,武裝起義,一方面必須依靠廣大的農民群眾,另一方面又必須有一部分有革命覺悟的正規軍隊作為骨干,這樣才易于形成戰斗力。但是,如果沒有黨的領導,即使有了大量的起義農民,有了軍事骨干,部隊還是沒有靈魂。不經過政治改造,起義的農民缺乏組織性紀律性,一觸即潰;不經過政治改造,軍事骨干不能同時是政治上的骨干,其軍事骨干的作用就不能發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黨始終是軍隊的領導者、組織者和鼓舞者,沒有黨的領導,就沒有革命的軍隊。離開了黨,一切都要失敗。我軍的整個歷史,都充分地證明了這個真理。歷史上對于黨的集體領導,曾經發生過多次動搖,每一次動搖,都曾使部隊在政治上受到重大的損失。這些教訓都是極為深刻的。三灣改編的重要歷史意義,就在于正是從這時開始,確定了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,奠定了新型的革命軍隊的基礎。后來,就是在這個基礎上,繼續從政治、思想方面肅清舊式軍隊的殘余習氣,更加完整地建立和形成了革命軍隊的組織、制度和作風。毛澤東同志系統的建軍思想,也正是在這個時期通過實踐逐步完成的。到紅四軍第九次黨代表大會在古田召開,毛澤東同志建軍的一套經驗,便基本總結出來,這就成了人民軍隊的建軍原則和光榮傳統。幾十年來,它一直對革命戰爭和軍隊的建設起著極其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介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榮桓 出生于1902年,湖南衡山(今衡東)人。文中身份為工農革命軍第1軍1師1團特務連黨代表,紅軍第4軍11師31團營黨代表,第2縱隊黨代表,紅4軍政治委員。新中國成立后歷任最高人民檢察署檢察長,總政治部主任兼干部管理部部長,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,國防委員會副主席,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。1955年被授予元帥軍銜。1963年逝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浪三分彩计划在线 安徽快3计划官网 北京PK10开奖查询 幸运飞艇计划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