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三分彩计划在线欢迎您的到來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藝術家王曉棠:做人民的好演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袁麗萍責任編輯:張思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9-25 09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做人民的好演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訪電影藝術家王曉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■解放軍報記者 袁麗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63年電影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中,王曉棠飾演金環、銀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擔任原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期間,王曉棠辦公室對面的一間屋子里,放著一張剪輯臺,它記錄了王曉棠在這張剪輯臺上工作的日日夜夜。電影《解放大西北》《追蹤李國安》都是在這里完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,江蘇南京人,1934年1月出生于河南省開封市,國家一級演員,電影藝術家,中國電影金雞獎終身成就獎獲得者。她曾飾演過《邊寨烽火》中的瑪諾、《英雄虎膽》中的阿蘭、《海鷹》里的玉芬、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中的金環和銀環等,塑造了眾多深入人心的經典銀幕形象,深受觀眾喜愛。在擔任八一電影制片廠領導職務期間,曾主持《大決戰》《大轉折》《大進軍》等一系列重大題材電影攝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您的軍旅藝術路是怎樣開始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從5歲到14歲,我在重慶待了9年,1948年3月舉家遷回南京轉往杭州。1952年9月,我參軍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原總政文工團京劇團。由于我隨京劇團到西北部隊慰問演出時多次擔任報幕工作,表現比較出色,于1954年3月調入原總政話劇團。1955年借到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了我的第一部故事影片《神秘的旅伴》,1957年又拍攝了《邊寨烽火》。1958年3月,我被調到原八一電影制片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您在電影《神秘的旅伴》中擔任女主角,第一次登上銀幕,便給觀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《神秘的旅伴》講述的是發生在云南邊境的反特故事。最初的電影名字叫《兩個巡邏兵》,由長春電影制片廠拍完后送審,電影局領導建議片名改成《神秘的旅伴》。這部電影在1956年春節上映后,大家都知道那個演小黎英的姑娘,叫王曉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電影《邊寨烽火》獲得國際電影節大獎,在拍攝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有著怎樣的故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《邊寨烽火》是長春電影制片廠的第一部彩色故事片。1957年,《邊寨烽火》已經拍到快一半的時候,導演林農決定換成我飾演女主角瑪諾。我一到位導演便臨時決定拍攝一組正式的特寫鏡頭:“思念多隆”,內容是丈夫多隆因為被壞人挑唆,跑到界河對岸國民黨那邊,瑪諾深夜在大樹下思念他。我一秒鐘入戲,俯身采了一朵花,舉到眼前,淚水頓時順頰流下。導演看得忘記喊“?!?,我便一直延伸情緒。1958年,這部電影拿到“第11屆卡羅維·發利國際電影節”參賽,我獲得了“青年演員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在電影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中,您成功塑造了性格不同的金環、銀環姐妹倆。您是如何完成這樣性格不同人物塑造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著名作家李英儒曾是中共地下黨員,他創作了長篇小說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。1962年10月,嚴寄洲導演找到我,讓我出演姐妹二人。我說:“要么就別演,要演就得演好?!碑斖?,我重新看了一遍小說決定出演。為了演好金環、銀環姐妹倆,我與嚴寄洲導演多次研討劇本,重寫了七八場重要的戲:“姐妹兩次相見”“銀環夜訪”“金環犧牲”……嚴寄洲導演都采用了我寫的戲,拍攝的效果很好。因為這部電影,在1964年評選第三屆電影百花獎活動中,我以高票榮獲“最佳女主角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電影《英雄虎膽》中的阿蘭是您唯一飾演的反派角色,您也曾說過,您創造了一個特例。這是一個怎樣的特例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我將要調到八一廠的前夕,原總政話劇團一位女隊長對我說:“聽說你一到八一廠就要演《英雄虎膽》里面的女特務阿蘭,你一定不要演。你之前演的小黎英、瑪諾都是非常善良的姑娘?!钡铱戳藙”竞?,覺得阿蘭不是一個完全的反面人物,她是一個“被侮辱、被損害的形象”。演員應該能演各類角色,做到一人千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上映后,我熟悉的戰友和觀眾,當看到最后一槍把阿蘭打死了,惋惜地說:“她也‘犧牲’了?!睂σ粋€反面人物表現出惋惜,這在當時有著一定爭議。但我認為這才是阿蘭。廠長陳播說,她演出了人物的復雜性。所以,這部片子是我唯一演過的反派,但是它創造了一個特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您塑造了很多生動且富有感染力的人物形象,也創作了很多部優秀的電影作品,您能講講自己的心得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刻苦用功。每部片子每天拍完戲,我都要寫筆記,總結自己今天的拍攝哪里做得好、哪里做得不好。1958年,我在《英雄虎膽》中飾演女特務阿蘭,1959年我又在電影《海鷹》中演一個女民兵連長玉芬。當兩部電影的劇照放在一起,大家都說這是兩個演員。這是我希望達到的效果:一人千面,而不是千面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電影《翔》是您自編、自導、自演的電影,您為這部電影的創作付出了巨大的心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電影從籌拍就不順利,由于種種原因本廠沒有投入拍攝。但我不想放棄,經過兩年多的周折,電影終于由四川峨眉電影制片廠投拍。1983年,電影上映,得到原總政領導、華僑界、科學界一致好評。我由此被任命為八一廠故事片導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為了創作電影《老鄉》,您曾經六次前往洪澤湖革命老區,您的動力源泉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六年林場的基層鍛煉讓我更加清晰地認識了人民是十分具體的。1984年,我擔任原八一電影制片廠導演后,本來要拍抗戰時在洪澤湖發生的一個戰斗故事??傻搅撕闈珊献由揭豢?,當地很窮,應該拍攝現在洪澤湖的故事。于是,我穿上一雙布鞋,戴一頂草帽,背一個背包,乘火車到南京后,再乘長途汽車到淮陰。然后換船坐到老子山,船上都是賣小鴨子苗、大餅油條的鄉親們。我住的地方,說是個招待所,其實就是一間小屋子,兩個床,床上鋪著稻草,我把自己帶著的鋪蓋鋪上就是下榻的地方。老百姓把我當成他們的鄉親,給我熬的粥里多加一把菱米,就是招待我的美食。為了不給老鄉們添麻煩,我前后去了六次,寫出劇本,拍成影片,主題是我們勝利了,不能忘記老區人民。影片放映后,得到湖北、江蘇和其它老區的觀眾一致贊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《大決戰》《大轉折》《大進軍》一系列重大題材的電影創作,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當時創作的過程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1988年6月,組織任命我為原八一電影制片廠主管生產的第一副廠長。當時定下:精品就是要講究不將就,每部電影的樣片,我們全天24小時等候看片,生產副廠長和各部門主管都要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任副廠長時,1991年12月24日《大決戰》全部拍攝結束后,《大轉折》《大進軍》系列電影在第二年同時呈梯度開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大轉折》的創作更是非常嚴格,劉華清副主席帶領當年參戰的人員討論分鏡頭劇本?!洞筮M軍》系列制作也很嚴格。當時,我在辦公室對面一個空屋子支起一個剪輯臺,經常是白天辦公,下了班吃完晚飯,7點到9點剪輯《席卷大西南》,9點到11點剪輯《南線大追殲》……一直要到我們八一廠再也沒有能力更好了才能送出去審查。所以那些片子電影局的領導認為是精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您編導拍攝了電影《芬芳誓言》,季羨林先生稱您拍的該部影片為“杰出的影片”,這部影片的一大特點是全部使用非職業的演員,您當時是如何考慮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這部電影看上去是兩岸間普通老百姓的故事,卻是十幾億中華兒女常系心間的頭等大事——人民要團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要想做到以情動人,就必須特別真實。所以,我們沒有請職業演員,全部邀請其他職業的人士來飾演片中的人物,其中有大學校長、教授、作協主席、也有臺商。他們的身份和經歷給影片帶來最真切的效果,喚起海峽兩岸強烈的共鳴。我是演員出身,給他們講戲,幫助他們準確地把握人物是我的優長,觀眾認為每個角色都特別真實,富有感染力。專家認為,這是演員演不出來的“驚人的真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對未來軍旅題材電影的發展,您有什么建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:所有的片子,不管你場面多好,最終落腳點是在寫人。所以,創作人員一定要深入基層部隊,深入官兵內心。演員最起碼的是要德藝雙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電影管理角度來說,國有電影企業,民營電影企業都大有可為。對拍攝軍旅題材作品拍得好的,要獎勵;要嚴格管理,有人做得不好的也要拿出硬招實招,教育、懲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王晨光、周 洋整理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訪手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個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■袁麗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訪這天,王曉棠坐在沙發上,腰桿挺直,一身碎花長裙,優雅大方。如果不是看過資料,很難將神采奕奕的她與85歲聯系到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曉棠說,自打入伍后,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“我是一個兵”,當兵就得有兵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要出版個人電影畫冊,她特意選了那張年輕時身著軍裝、英姿颯爽的照片作封面,軍帽上的紅星映襯著青春的風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刻苦用功,要精益求精,王曉棠從年少入行始便以文藝精兵的標準要求著自己。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。幾十年藝術生涯,塑造出眾多經典人物,這背后,是辛勞,是汗水,也是一個兵的熱愛與奉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啊,正是兵的堅強,兵的意志,讓這位女演員一直如此美麗,讓她在軍旅電影史上留下的印跡格外動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浪三分彩计划在线 安徽快3计划官网 北京PK10开奖查询 幸运飞艇计划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