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三分彩计划在线欢迎您的到來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空軍用“系統簇”概念取代單一下一代戰斗機平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航空報作者:黃濤責任編輯:楊曉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9-25 10: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為美國諾格公司曾提出的“下一代空中主宰”中新型戰斗機想象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為諾格公司在2011年9月提出的美空軍未來戰斗機想象圖,是1架有人機加上前方3架布局相同但尺寸更小的無人機編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為波音公司于2013年4月在美海軍聯合會??仗鞎股贤瞥龅南胂駡D,是有人機加上同一布局的無人機編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6日,美國《航空周刊與空間技術》發表了有關美空軍以“系統簇”取代單一下一代戰斗機平臺的文章。對美空軍而言,那些隨時代而生的戰斗機,如二戰時的P-51、朝鮮戰爭時的F-86、越南戰爭時的F-4、冷戰時的F-15以及今天的F-22的后繼機已經成為過去式??罩袃瀯莸奈磥韺儆谝幌盗心芰?,例如集成在共享網絡上、并作為一個團隊進行戰斗的新舊飛機和衛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以來,美空軍開始用“能力簇”概念取代單一平臺中心戰、主戰裝備思維之下的機型替換發展思路,發展2030年及以后空中優勢;現在,美空軍提出用對“系統簇”概念的強調,取代此前對“能力簇”中“穿透型制空”戰斗機這一核心平臺的強調,這是因為,復雜系統形態航空裝備的設計、研制起始點和發展方法論將產生顛覆性變革,平臺作為節點,其隱身、氣動等方面的論證分析和總體設計,不再是復雜系統形態航空裝備發展的基點,而是處于相對更下層的層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被認為是洛馬公司F-22直接替換計劃的“下一代空中主宰”(NGAD)計劃的預算情況反映了在空中力量采辦思路方面的巨變。重點已經從提供F-22備受期待的繼任者轉變為創建一個環境,支撐新舊能力下的網絡化部隊,能力中可能包括或不包括新飛機。重點不是開發一種新型飛機,而是利用能力在多個域(包括空中、太空和網絡空間)實現空中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8月7日,美空軍作戰能力集成主任邁克爾·范蒂尼少將在美空軍協會米切爾研究所表示,“我們認為(NGAD)是一項復雜組織體挑戰?!比魏我躁P于NGAD特定平臺的問題起始的討論都被回避。這架飛機只是“卡車”。未來的技術是連接不同的平臺,包括一些專門設計的特殊平臺,如F-22。范蒂尼說,“我們不想談論具體部件。我們希望談談讓眾所周知的卡車投入戰斗的高速公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空軍一直依靠多種能力來實現空中優勢。諸如波音公司E-3這樣的飛機向從事空中攻擊和攔截任務的F-15和F-22提供來襲目標的早期預警信息。與此同時,諾格公司的E-8C在對地面目標打擊中提供類似作用貢獻。但正在向多域作戰的期望將網絡能力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。預計目標信息來自每個域的眾多設備,通過軟件算法自動選擇武器,以便識別各種選項中的最佳選擇,從而達到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美空軍擁抱未來作戰的愿景,將新能力與特定平臺聯系起來成為一項新挑戰。美空軍戰略計劃主任大衛·克魯姆少將在同一個米切爾研究所活動中說,“我想給你留下深刻印象的第一件事就是NGAD不同以往:這不是一件事。它不是一個平臺。它不是替代。NGAD是一個聯網的系統,它們可以一起工作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并不總是美空軍的首選方法。直到2015年,美空軍研究實驗室還為NGAD提供了一個技術路線圖,展示了一個被稱為“F-X”的新平臺,在2022財年末進入工程與制造發展階段。隨后的規劃文件,如2016年發布的《下一代空中優勢飛行規劃》和2017年發布的《空中優勢2030》路線圖描述了“系統簇”的概念,但以一種先進的新型戰斗機作為核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2019年,空軍的預算文件似乎都支持以平臺為中心的方法。但是,2019年3月份發布的五年預算支出計劃將NGAD預算削減了一半,2024財年前的支出從132億美元降至66億美元。此外,美空軍領導人明確排除了未來五年對下一代戰斗機的支出。相反,NGAD預算將致力于開發新一代傳感器和通信鏈路以及開放系統計算架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未來五年焦點轉移,但長期內下一代戰斗機的發展并未被放棄。范蒂尼說,“當然,你可以想到會有一個小部件。但是這個小部件需要是一個開放式任務系統,(并且)它需要包含(通用指揮與控制接口)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目前為止,美空軍還沒有把這個想法推銷給美國國會。在將自己的NGAD五年預算削減一半之后,美國國會眾議院撥款委員會提議將空軍在2020財年的10億美元資金申請削減50%??唆斈氛f,“這個‘系統簇’的概念是對的。但有一些瑕疵。但我們知道網絡化系統是未來的發展方向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9月,美國洛馬公司臭鼬工廠成立70周年紀念時公布美空軍未來戰斗機想象圖。迄今為止,洛馬公司尚未公布過符合“系統簇”概念的美空軍未來空戰能力想象圖,但實際上該公司很關注復雜系統技術發展,承擔了美國防部國防預先研究計劃局“系統之系統集成技術與實驗”(SoSITE)項目研發工作,開展了初步的演示驗證。如前所述,美空軍也沒有否認“系統簇”中未來將包含下一代戰斗機,可能就如曾提及的“穿透型制空”戰斗機。為什么美空軍現在如此強調“系統簇”概念呢?復雜系統形態航空裝備的分析論證和研發基點都會產生變化?;趶碗s系統形態視角,下一代空中優勢能力的發展始于復雜系統數據架構、基于作戰場景的互用性設計、基于復雜系統工程的分析論證以及相關可用技術的演示驗證,可以隨時開始相關項目、不斷迭代,持續前進,而不用等到一種下一代戰斗機或核心平臺的立項為標志——在復雜系統形態裝備中,任何一個具體節點裝備的需求確定和工程研制,都可以并行或后續進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浪三分彩计划在线 安徽快3计划官网 北京PK10开奖查询 幸运飞艇计划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